A股最大“盘后票”团伙落网,主犯被判19年,证券市场操纵“最重量刑”,抢帽子交易操纵如何专坑散户© Reuters. A股最大“盘后票”团伙落网,主犯被判19年,证券市场操纵“最重量刑”,抢帽子交易操纵如何专坑散户

财联社(深圳,记者 黄靖斯)讯,因操纵市场罪被判刑8年,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证券市场操纵“最重量刑”落地。

近日,吴承泽等人操纵市场等违法案件一审宣判,主犯吴承泽被判处19年,并处罚金7903万,另有团伙14人被分别判处2~6年不等刑期。该案为A股首例利用盘后票实施抢帽子操纵案,同时也创下A股操纵市场案件刑期的最高纪录,超过徐翔案(5年6个月)。

针对资本市场财务造假、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监管再度透露从严信号。9月16日,证监会牵头成立打击资本市场违法活动协调工作小组并召开第一次工作会议,释放强化大要案惩治等重要监管信号。

债券市场方面,9月17日,证监会最新发文称,坚决打击债券市场违法违规行为。下一步,证监会将深化与人民银行、发展改革委等部门的执法协同,进一步聚焦执法重点,坚持一案多查,坚决维护债券市场公平和秩序,保护债券投资者合法权益。

A股最大“盘后票”团伙落网

近日,浙江省金华市人中级人民法院对吴承泽等人操纵市场等违法案件做出一审宣判,主犯吴承泽被判处19年,并处罚金7903万,另有团伙14人被分别判处2-6年不等刑期。

值得注意的是,该案为A股首例利用盘后票实施抢帽子操纵案,同时也创下A股操纵市场案件刑期的最高纪录,超过徐翔案。法院判决显示,吴承泽团伙抢帽子交易操纵股票465次,获利2.7亿元,资金型操纵7只股票,获利2.6亿元,合计获利5.3亿元。

盘后票,即股市收盘后才发布、推荐给股民的股票。抢帽子交易操纵是指行为人基于自身特别身份,通过给出预测、进行评价并提出投资建议等方式,以图影响他人证券投资行为,从而间接影响证券价格,从中谋利的行为。本案中,吴承泽提前买入,并通过盘后票推广,吸引散户买入,推高股价,反向卖出获利。

值得注意的是,吴承泽此次是“数罪并罚”,其中因操纵市场罪判刑8年、因非法经营罪判刑6年、因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刑4年、因盗窃罪判刑11年,法院一审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9年。

从捉拿归案到一审判决,吴承泽案前后共历时两年半。2019年3月20日,金华市公安局与证监会调查人员在成都、深圳、西安、南京、珠海、南京、上海、南宁以及河南上蔡县等9地,进行收网行动,将吴承泽案15名涉案人员全部捉拿归案。

“抓我就对了!抓了我等于打掉了全国‘黑嘴’产业链的顶端。”吴承泽被捕后,曾对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如是说。

吴承泽为何许人也?

前科累累、几度逃亡海外、自称全国“黑嘴”产业链的顶端吴承泽为何许人也?

吴承泽生于1977年,陕西西安人。在他的“手下”眼中,他总是让人“脑洞大开”,对朋友“亦师亦友”,炒股“很厉害”。他给周围人的印象,理性、冷静,心思缜密,抗压能力极强。

理性之外,吴承泽的B面却是前科累累——2003年因盗窃被批捕,2017年因操纵证券市场被处罚,2019年因操纵证券市场被逮捕,罪名包括操纵市场罪、非法经营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盗窃罪等多项。

判决书显示,吴承泽本次操纵案可追溯至2016年,期间他如何辗转腾挪,又如何最终落网?记者梳理了案件背后关键的时间线。

2016年1月12日,吴承泽回国后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起因是其之前在四川卫视电视台《天天胜券》栏目做“黑嘴”,提前建仓然后在电视台向散户推荐股票,套现获利。在被证监会调查并移送公安机关后,吴承泽出逃海外,2016年因父亲病危,回国自首。

2017年,南京中院做出判决,吴承泽因操纵期货市场罪,单处罚金,被判处罚金人民币2760万元。

在等候判决期间吴承泽并未收敛,回国后于2016年组建了上海证券之星综合研究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四川分公司,利用“证券之星”的影响力,推广盘后票。

2016年10月,吴承泽指使同伙先后搭建了7个境外网站,用于在股市收盘后发布股票代码。在具体操作上,吴承泽与同伙选好股票,由操盘人员买入,此后由身处菲律宾马尼拉的发布人员,在每个交易日11:30和15:00收盘后分别发布2只股票,即“午盘票”、“盘后票”,2家证券之星分公司则负责推广,诱导股民买入,拉升股价,操盘人员则在开盘后反向卖出获利。

据办案民警透露,吴承泽案件线索来自2018年的罗山东操纵市场案。2018年初,吴承泽帮罗山东出货“君禾股份”,仅推票费就收了400万元。在办理罗山东案件时民警发现,由于买入的股票数量太多,罗山东自己出不了货,就经常找“黑嘴”合作,出货其中一只股票的时候就找到了吴承泽。

2018年7月,调查组将吴承泽作为普通调查对象,就罗山东案拨打了他的电话。吴承泽接听电话后,立刻声称自己不在当地。挂掉电话,他就立即收拾行装奔赴机场,并指挥其他人转移资产、清理账户、清理操盘点。

2019年3月份,海外逃亡8个月后,吴承泽悄悄回国。

3月20日,上午10点,在成都一家酒店,吴承泽被公安机关抓捕,而在同一时间,在南京、成都、西安等8地,公安机关联合证监会稽查部门闪电突击了5处疑似操盘窝点和3处“黑嘴”窝点,一举打掉了全国“黑嘴”产业链的顶端。

2021年8月12日,金华中院做出一审宣判,主犯吴承泽被判19年,团伙其余14人分别被判处2-6年不等的刑期,吴承泽等人全部认罪认罚。

监管从严,强化大要案惩治

针对资本市场财务造假、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监管再度透露从严信号。

就在9月16日,证监会牵头成立打击资本市场违法活动协调工作小组并召开第一次工作会议,意在落实中办、国办《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部署。

会议的主要内容包括审议通过了各部门任务分工,通报了各单位工作落实情况,并对下一步工作做了研究部署。会议同时对协调小组成员提出了四点要求,包括:强化工作协同、强化大要案惩治、强化法治基础、强化预期引导等。

其中第二点特别提到,强化大要案惩治,继续聚焦财务造假、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强化行政与刑事执法司法合作,加快构建行政执法、民事追偿和刑事惩戒相互衔接、互相支持的立体追责体系,进一步推动形成“零容忍”的强大震慑。

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证监会依法启动操纵市场案件调查90起、内幕交易160起,合计占同期新增案件的52%;作出操纵市场、内幕交易案件行政处罚176件,罚没金额累计超过50亿元;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操纵市场犯罪案件线索41起、内幕交易123起,合计占移送案件总数76%,移送犯罪嫌疑人330名。

此外,债券市场同样释放从严监管信号。9月17日,证监会最新发文称,坚决打击债券市场违法违规行为。下一步,证监会将深化与人民银行、发展改革委等部门的执法协同,进一步聚焦执法重点,坚持一案多查,依法严肃查处欺诈发行、虚假信息披露、恶意转移资产、挪用发行资金等债券市场违法违规行为,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行为,坚决维护债券市场公平和秩序,保护债券投资者合法权益。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