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资本力量】左手造车,右手IPO,小马智行也“入圈”?

2/4

他为编程而生。

曾经的毛头小子,中学就斩获全国青少年信息学联赛一等奖,后帮助中国队摘得国际信息学奥赛(IOI)金牌,一战成名,保送清华。

谷歌大赛,蝉联冠军,惊动李开复,名震八方,各种国际奖项拿到手软,被誉为「中国大学生计算机编程第一人」。

还没毕业,他的名声就在硅谷远扬,Facebook 、谷歌、苹果、微软纷纷投来橄榄枝,争夺这位百年不遇的天才。

后来他进入百度,成为百度史上最年轻的技术总监级的工程师,后又自创小马智行,在无人驾驶领域披荆斩浪。

他就是互联网传奇人物、编程大神——楼天城。

01编程天才,兜转硅谷

楼天城是浙江杭州人,曾就读杭州十四中,高中之前,楼天城并没怎么碰过电脑。

大部分的互联网精英、工程师、码农等的数学思维,要异于常人,而楼天城却是罕见的一个例外,数学很差。

虽然对数字不敏感,但他的逻辑构建、利用数学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却超乎常人,譬如,踢球时,他居然会试图计算向对方球门底线带球角度、距离和得分之间的概率关系!这可是足球教练该干的活。

高一的楼天城加入了计算机小组,试图寻求方法让计算机帮助人进行计算。

意外的是,没几个月就获得了 2002 年全国青少年信息学联赛一等奖,浙江赛区第一名,轰动一时。

2004 年,楼天城帮助中国队获得国际信息学奥赛(IOI)金牌,这是代表世界中学生程序设计的最高水平,小小年纪的他便名声大噪。

中学还没毕业,清华大学的门就朝他敞开,清华园的时光迎来了他人生的加速时刻。

那时亚洲首位图灵奖获得者——姚期智院士正在清华筹建首届「姚期智班」,楼天城幸运的进入到这个班。

在姚期智的教导下,博士未毕业的楼天城,著作等身,其中有相当部分还是第一作者,编程能力得到质的飞跃。

2008 年 谷歌 发起一场名为Google Code Jam的全球赛事,超过 11000 名选手参加,楼天城最终以 89 最高分摘得桂冠,2009 年,再次蝉联冠军。

要知道,谷歌发起的这场全球范围的赛事,国内每年都参加的,但在楼天城之前,中国人最高只拿到了亚军,而他之后,至今再无中国人站上冠军领奖台。

当时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的李开复积极评价楼天城等人在编程的突破,认为这些人将是“未来推动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中流砥柱。”

曾带领浙江大学队获得世界 ACM 决赛总冠军的教练王灿这样评价楼天城,“只要有楼天城参加的比赛,别人就只能想着怎么拿第二。”

巅峰时期的他,还被人们尊称为“楼教主”,互联网江湖有两位教主,一位是红衣教主周鸿祎,另一位就是他了。

杭州出牛人,名曰楼天城,当时的楼天城堪比如今的数学天才韦东奕,甚至还要过几分,身披蓝色衬衫,不苟言笑,一回到校园,就被学弟学妹当偶像,开讲座,被合影。

楼天城这样的传奇人物,自然在博士毕业之前就收到了海外互联网科技巨头的拼抢,苹果,微软,FACEBOOK、谷歌都投来橄榄枝。

初出茅庐的他,正处于事业上的摸索期,到底什么是适合自己的,他也不知道。

2011 年,楼天城首先加入了FACEBOOK,负责软硬件衔接的效率问题,如 CPU 运行效率、内存何时清理等,但发现与自己的社交网络的兴趣不符。

2012 年 10 月,楼天城离开FACEBOOK,加入谷歌,兴致勃勃地开展了社交网络项目 Google+。

随着项目的进展,谷歌在社交上根本不是 Facebook 的对手,雄心勃勃的 Google+ 项目成了谷歌史上最大的失败之一,团队被迫瓦解,楼天城无意中进入了谷歌的无人驾驶实验室。

在谷歌三年的宝贵技术积累为他后面自己创业打下最坚实基础。

2016 年,出乎外界的意料,楼天城突然离开谷歌,跳槽到一家类似知乎的问答公司,辗转两个月后,再次跳槽加入到百度无人驾驶硅谷分公司,与吴恩达同队。

可能是该学的都学到了,可能是对方给的钱多打动了这个天才,也罢,天才的行径只有天知道。

有些鸟儿注定是关不住的, 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企业内部的分工已经难以满足这位天才渴望进步的欲望,楼天城又离开了百度。

这一次,他踏上了创业之路——小马智行,试图在无人驾驶领域撑起自己的一片天。

02小马智行,破土而出

小马智行于 2016 年下半年成立,次年 3 月成立了北京研发中心,4 月份在硅谷诞生了第一辆自动驾驶样车,随后拿到了加州的路测牌照、完成了第一场全自动驾驶 demo。

2017 年 10 月小马智行与广州政府签定协议在当地展开自动驾驶技术落地,在真实公开道路上进行的路测,收集真实场景数据、进行反馈和系统优化。

目前小马智行已经拿到了北京政府颁发的 T3 级别的自动驾驶路测牌照,据悉,小马智行是目前唯一拿到这一级别牌照的初创公司。

那么,小马智行有何独特之处呢?

大多数初创公司曾采用传统机器人操作系统来作为自动驾驶系统开发和调试的框架,但存在实时性差的弊端,应用到全自动驾驶这样的对安全性要求非常高的领域,有传输的延迟或者丢包的可能,难以满足实用性要求。

小马智行从一开始就选择自己写一套完整的作业系统 PonyBrain ,有全面的可控性、并能支持个性化的优化,在实时性能、作业调度、数据传输和吞吐效率上有质的提升。

硬件方面,小马智行对激光雷达、摄像头、毫米波雷达等传感器进行了一体化的适配,多传感器深度融合技术可以让车辆能够根据不同的路况和驾驶场景智能地得到精准的感知数据,可感知范围达到周围两百多米。

相关报告显示,中国的消费者对于无人驾驶车辆的接受度远高于日本、德国和美国这样的传统汽车强国,这也是中国有机会在无人驾驶领域弯道超车的有利条件之一。

但,这个行业最大的壁垒或者说瓶颈却是——安全二字。

无人驾驶安全性的验证需要通过里程和场景数的积累,“安全”是不能逾越的底线,也是小马智行从第一天就强调的“ safety first ”的原则。

没有了安全,再风光的技术都是零。

楼天城曾表示,自动驾驶需要做到无人化和规模化才能称为产品。无人化意味着自动驾驶需要做到不依赖驾驶员和安全员,而技术规模化要求企业在足够大的范围内实现自动驾驶,降低成本,满足商用需求。

目前小马智行团队整体超过 500 人,已在硅谷、广州、北京、上海设立研发中心,并在当地开展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运营。

在自动驾驶领域, L3级别下,车辆可以实现大部分路况的自动驾驶。而L4级自动驾驶时,车内的自动化系统已经非常完善,车辆已经可以接替驾驶员的工作达到自动驾驶的水平。

小马智行选择的直奔L4无人驾驶这条路径,是现有的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中最难的。

小马智行的路,任重而道远。

03左手造车,右手IPO

楼天城虽是编程天才,但开公司终极目的还是为了攫取利润,这是一门生意,毕竟这类公司烧钱的速度要比一般的互联网公司快很多,商业变现总要面对。

在寻求变现的路上,楼天城也是煞费苦心,先是推出自动驾驶卡车业务,试图在智慧物流领域分一杯羹,近期又提出造车的计划,目前在上海嘉定设立了十余人的整车团队。

小马智行选择造车的逻辑,与百度、滴滴的路径如出一辙,都希望通过涉入整车制造,来寻求进一步的商业化可能性。

从成本上看,原有的自动驾驶出租车通常是采购车辆改装而成,每台车硬件成本动辄百万元,每年维护费用同样不菲。而参与整车制造,可借助量产化的工艺和供应链 ,大幅降低车辆成本,节约现金流。

在不能变现的日子里,小马智行四年来一直在靠融资续命,前前后后进行了7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11亿美元,最新一轮融资后估值高达53亿美元,融资额和估值均创国内自动驾驶领域最高纪录。

投资背后,大佬云集,包括IDG 资本、红杉中国、DCM中国、君联资本,还包括汽车老势力丰田等。

2021年,自动驾驶与新能源汽车结合后的估值又迈向新的台阶,此时不IPO更待何时!

目前小马智行正计划通过SPAC方式登陆美股,在IPO的这个节骨眼上,抛出了造车的计划,有了造车概念的加持,能不能让小马智行的身价能够在原来的基础上翻一番?

但,IPO的目的是为了给造车募集资金,还是说造车的计划是为了IPO后在资本市场获得较高的估值?到底谁是因,谁是果?

答案在小马智行那里。

但不可忽略的是,自动驾驶商业化落地前景并不很明朗,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即使是行业领头羊、成立10余年的谷歌自动驾驶团队Waymo,也在接连遭遇高层动荡,包括Waymo CEO约翰·科拉菲克等多位高管,均已离职。

小马智行能否等到黎明的曙光呢?

作者 慧泽李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