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 上周,欧洲央行决定维持货宽松货币政策。而宛若欧洲央行的指路牌的美联储,其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本周的货币政策会议将做出或者不会做出何种决定,也许可从欧洲央行那里得到提示。

从欧洲央行的决策窥视美联储潜在动向

当前美国的通胀率是5%,欧元区是2%,美联储每月购债1200亿美元,欧洲央行是800欧元,但这些都不重要。欧洲央行的基本利率为零,美联储则是接近零。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曾表示,欧洲央行将继续执行抗疫紧急购债计划,并至少到明年3月,如果他们认为疫情尚未结束,可能还会购债更久。

因此,美联储将在本周会以上公开讨论缩减购债计划可能属于乐观情景。虽然一些人显然是乐观派,但是多数经济学家预计美联储最早也要等到第三季度才开始讨论缩减购债规模,且在明年前不会行动。

而在本周三结束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我们预计美联储将老调重弹:在实现最大化就业前,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高通胀是暂时现象,通胀预期仍然停滞不前;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讨论缩减购债规模。

外界对政府债务货币化感到担忧

不过在外界,更多的人谈论的是央行将政府债务货币化的风险。这本应是央行的一个重要禁忌,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现在的疫情,为美联储、欧洲央行和其他央行提供了借口,这些央行藉此违反了不让政客决定货币政策的基本原则。

当然,从技术上讲,央行只有在直接购买政府债券时才会将债务货币化。但是,二级市场向央行提供了一块遮羞布,并解放了国债买家,他们直接购买新发行的国债,然后在二级市场出售。现在,这款遮羞布越来越透明,参与者已经变得明目张胆了。

《华尔街日报》的保守派上周就谴责了上述套路,并哀叹通胀飙升。该报社论抱怨道,将债务货币化会扭曲价格信号和资本配置。更糟糕的是,美联储可能会发现自己被迫继续将债务货币化,而这种做法的结果极不确定。

前美联储理事凯文·沃什(Kevin Warsh)也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警告称,货币化就像走进一条单行道。沃什表示:“谈论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只是一场杂耍,尽管宣传得很好。”“现在重要的是美联储做了什么,而不是它说了什么。”

美联储避而不谈,但外界始终惦记着

上个月,特朗普政府后期的财政部经济政策负责人、现任马里兰大学金融学教授迈克尔·福肯德(Michael Faulkender)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回忆了国际清算银行前总经理詹姆·卡鲁阿纳(Jaime Caruana)2013年的警告,即在危机过去后继续使用债务货币化等非常规工具,国际清算银行可能不再支持使用不可持续财政措施。

迈克尔·福肯德写道,“第一个代价是,它掩盖了财政政策的真实偿债成本。”

民主党提出了新一轮4万亿美元支出计划,尽管他们计划通过增税来支付这些成本,但迈克尔·福肯德说:“他们不是通过增税来填补现有的结构性赤字,而只是想创造新的没有备好相应资金的福利。”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新闻发布会 不会谈及这些问题,7月份发布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纪要也不会提到。

但是,这些问题总会引发人们讨论以及公开辩论,而且这些讨论和辩论将削弱美联储官员言论的影响。

【本文来自英为财情Investing.com,阅读更多请登录cn.investing.com或下载英为财情 App】

推荐阅读

美债空头恐逆袭?五大投行齐声警告:小心美联储决议“风险不对称”

美指反弹难了!美联储本周料维持鸽派,暂不提及削减购债

通胀超预期但就业缺口大,本周美联储处境微妙

高通胀恐迫使美联储加息,小摩CEO暗示“现金为王”!

翻译:刘川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