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中概股IPO】滴滴的初心与野心,能被读懂几分?

2/7

叫车运营商滴滴(DIDI.US)于周四在美国提交了招股文件,计划在纽约证交所或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外媒预测其筹资规模或达到150亿美元。

尽管详细的招股信息未披露,滴滴的这份期待已久的招股文件却赚足了眼球,皆因看点多多。

豪华股东阵容

成立于2012年的滴滴是中国最大的叫车平台。从创立到当前计划上市,短短九年依靠并购横扫网约车市场成为行业一哥,并进行了多项关联业务的扩张,而形成了如今的规模。

滴滴的股东熠熠生辉,有全球最大的科技企业苹果公司(APPL.US),发展最快的互联网企业腾讯(00700.HK)和阿里巴巴(09988.HK),还有孵化出众多独角兽的国际投资基金软银。如此鼎盛的股东阵容正是在它的奋斗生涯中逐渐成型。

2012年,小桔科技在北京成立并推出嘀嘀打车APP;快智科技在杭州成立并推出快的打车APP;双方均为用户提供出租车在线叫车服务。

2013年: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相继获得腾讯和阿里巴巴战略投资,同年快的打车并购大黄蜂打车。

2014年:嘀嘀和快的掀起轰动全国的补贴大战,移动出行由此开始普及。5月,“嘀嘀打车”更名为“滴滴打车”,其后专车上线。

2015年,滴滴快车和快的打车成功进行战略合并。9月,全面品牌升级更名为“滴滴出行”。

2016年,滴滴宣布获得苹果公司的10亿美元战略投资。

8月收购优步中国,代价为发行滴滴的B-1轮优先股,根据交易,滴滴同意收购优步的特定G轮优先股,现金代价为10亿美元。随后优步于2019年5月在纽交所上市,滴滴持有的优步优先股转换成普通股,并在2020年11月至12月期间出售所持的全部股份。

同年,滴滴开始投资于无人驾驶。

2018年,将业务扩张至巴西和墨西哥以及其他国家。

2020年,11月推出联合比亚迪设计开发、专为网约出行而生的滴滴D1,到如今有接近上千辆车进行商业运营,未来将扩大定制电动车数目用于租赁。

在招股文件中,滴滴首次披露了各大股东的权益。创始人程维和柳青持有重要权益,此外优步通过2016年的合并交易持有重要权益。

软银愿景基金、腾讯、阿里巴巴和苹果公司也有持股,由于阿里巴巴和苹果公司持股或未及5%而没有单独列出,但相关代理人已进驻董事会,包括阿里巴巴CEO张勇、苹果公司副总裁Adrian Perica、腾讯总裁刘炽平、软银的Kentaro Matsui(将在滴滴上市后退任)。

值得注意的是,软银愿景基金、优步和腾讯的持股将在滴滴上市后转为投票权相对较弱的A类普通股,所以程维和柳青在滴滴上市后很大可能持有控制性投票权。

如何变现?

先将电动车、无人驾驶技术这些噱头放一边,来看看滴滴的主营业务是什么,毕竟,主业带来的资金流才能保障它的理想——电动车和无人驾驶技术,有实现的可能,或有继续构筑的可能。

大家都知道滴滴做网约车,但它是如何变现?补贴这么狠,能赚钱吗?

不能,至少现在不能。

滴滴将业务划分为三大类:

  • 中国出行:网约车、出租车在线叫车服务、代驾、拼车。
  • 国际业务:网约车和外卖。
  • 其他业务: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单车、特定的汽车解决方案(主要为充电、加油、保养和维修以及由滴滴自行负责的租赁业务)。
  • 其中中国出行业务占了总收入的93%以上,而网约车收入贡献了中国出行收入的97%。

    网约车收入按总收入入账,即总交易额减去路桥费、其他收费和税项、消费者补贴等,而司机分成和补贴则计入营业成本。由于司机分成或占了收入的大部分(或达七成以上),尽管平台交易额高达近两千亿,其利润并不高。

    除了网约车业务之外,中国出行业务还包括出租车线上叫车、代价和拼车,滴滴扮演的是代理平台角色,向司机或合作伙伴收取佣金,这部分收入按净额入账,即仅为扣除司机收益和补贴后的收入,所以收入规模小,但利润相对较高。

    这两项收入合并,看起来规模可观,但利润并不算高。从下表可见,经调整EBITA(扣除利息、税项及摊销前利润)在2018年为负数。不过随着收入规模的扩大,2019年起有所改善,到2021年第1季的利润已达到接近2020年全年的水平,利润率提升至9.22%,一方面或因网约车司机分成下降,另一方面或为平台收入比重提高。

    海外业务方面,滴滴于2018年进入巴西,然后扩张到14个国家。到2021年3月31日,滴滴的业务覆盖14个国家4000个城市和地区。其海外业务主要为代理服务,收入来自司机或合作伙伴支付的佣金净额。

    从下表可见,由于为净额入账,收入相对于交易额规模较小,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业务尚未扭亏为盈,可能与其仍处于拓展阶段需要以较高补贴吸引流量有关。

    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单车,包括充电、加油、保养维修以及租赁服务在内的汽车解决方案,社区团购和同城货运等则划分到其他业务分部。不过,社区团购业务实体橙心优选最近进行A轮融资,而稀释了滴滴的持股,滴滴从2021年第一季起不再合并其业绩。

    从下图可见,这些业务依然产生巨额亏损,远超其收入规模,或因仍处于投入、引流阶段。

    所以,尽管总收入持续攀升,滴滴仍未达到收支平衡。

    该公司于2021年第1季的收入同比大增1.1倍,至421.63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得益于上年同期疫情影响下的低基数;股东应占净利润为1.96亿元人民币,其实全靠团购子公司橙心获得融资进行会计处理带来的91亿元一次性账面收益。若不考虑这些投资收益,其经调整EBITA实际为-56.65亿元,亏损扩大了3.7倍。

    综上所述,滴滴的三大业务中,中国出行业务是收入的重心,也是主要的经营现金流来源,服务着4.93亿的年度活跃用户、1500万的活跃司机,且拥有3000多亿元人民币的平台交易规模,是核心业务,是优势,也是其向外发展的轴心。

    滴滴的野心

    有了轴心,电动车和无人驾驶的发展故事也就顺理成章。

    出行是滴滴的初衷,正如创始人在招股文件所述:“我们的旅程始于北京街头”,“那年我们推出嘀嘀的目的很简单:人们能轻松地打到车”。这是滴滴故事的序章。

    发展到现在,滴滴在中国的共享出行市场累积了一定的市场影响力。如何延伸下去?

    滴滴在招股文件中表示要构建出行的未来,并提出了改善消费者体验的四大关键:除了已成为其主营业务的共享出行和汽车解决方案外,还有电动车出行和无人驾驶,后两项是这几年十分吸引资本市场眼球的主题。

    在电动出行方面,滴滴于2020年11月推出了与比亚迪共同设计开发、专门服务网约出行市场的滴滴D1,目前有接近上千辆车进行商业运营,滴滴表示未来将扩大定制电动车数目用于租赁。

    在我国碳达峰的号召下,未来电动车将成为出行主流,鉴于现时多个城市采用电动出租车,而滴滴的网约车司机中许多都驾驶电动车,滴滴在电动车的布局很合理。而且可以预见,要想在出行市场保持优势,滴滴在电动车方面的拓展应该会更进一步。

    投资者最关心的应是其无人驾驶技术的开发。

    我国将自动驾驶分为六个等级,4级及以上的驾驶自动化在系统发出接管请求时,无需人类驾驶者应答即能执行动态驾驶任务。目前大部分车企量产的自动驾驶辅助功能等级通常为L2至L2.5级别。

    具有技术优势的互联网企业对无人驾驶早已虎视眈眈,例如百度在多项技术处于领先水平,这些大型互联网企业一般直接研发L4及以上级别自动驾驶技术,例如美团(03690.HK)就推出了L4级无人驾驶配送车。

    滴滴于2016年组建自动驾驶技术研发部门,致力打造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2019年8月,滴滴宣布将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专注于自动驾驶研发、产品应用及相关业务拓展。

    目前,滴滴自动驾驶已取得北京、上海、苏州和美国加州的自动驾驶公开道路测试牌照,并获得上海市颁发的全国首批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应用牌照。

    该公司认为,其在出行领域拥有的先进技术、海量数据、丰富经验和完整生态,有利于在无人驾驶领域的发展,并表示会将无人驾驶作为共享出行平台的一部分,将此技术与其现有的布局和车队管理技术结合起来,以在短期内实现大范围的自动化车队操作。

    滴滴在招股文件中表示,这项技术只有在引入并成为现有平台的一部分后,才能证明其商业可行性。

    2020年2月和10月,滴滴从事自动驾驶车辆开发和商业化的附属公司Voyager进行A轮融资,该公司携软银愿景基金及其他投资者参与了融资,总代价为5.25亿美元,Voyager的当前最新估值为34亿美元,滴滴目前持有70.4%权益。

    平心而论,在各互联网巨头造车掀起的热浪中,滴滴是比较有优势的。

    滴滴在招股文件中提到:其拥有全球最巨量的道路交通数据(来自共享出行车队),还有先进的AI技术(涉及无人驾驶的关键功能,包括地图、评估和汽车控制)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此外,高清地图绘制功能可以实时创建和修正数字化城市实景。将这些技术优势与对网约车的经营洞察结合在一起,开发出一个在商业上可行的无人驾驶解决方案。

    滴滴目前运营一支由100多辆无人驾驶汽车组成的车队,并且与多家跨国汽车制造商合作测试滴滴的无人驾驶硬件和软件(安装在这些车厂自己生产的汽车上)。现有平台和基建设施可适用于无人驾驶。

    有数据、有技术、有车厂资源,滴滴比大部分没有底子的互联网企业够格。

    更重要的是,造车能为滴滴带来巨大的价值想象空间。

    在美国上市的网约车同行,优步(UBER.US)和Lyft(LYFT.US),与滴滴业务相似,而且依然亏损经营,市销率为9倍左右(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家公司以平台佣金收入入账,所以收入规模远小于大部分按交易额减些许费用的滴滴)。

    而造车新势力蔚来(NIO.US)、理想(LI.US)和小鹏(XPEV.US),以及特斯拉(TSLA.US)市销率均为双位数,蔚来和特斯拉均在20倍以上。

    显然,资本市场对造车概念股看高一线。

    2019年和2020年,滴滴终于能实现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入,但其野心勃勃的投资活动已轻松用去了全部,需要通过融资活动来提供弹药。

    对比于当前利润甚低的网约车业务,自动驾驶、造车似乎能够为资本市场带来更广阔的憧憬,有望成为滴滴的估值加分项。

    不过滴滴的野心可不仅限于此。

    该公司在招股文件中提到,这次IPO的所得款项将:

    1)30%用来投资技术,包括共享出行、电动车和无人驾驶技术;

    2)30%扩大中国以外的其他海外市场;

    3)20%用于推出新产品和扩张现有产品组合,

    4)余额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包括运营资本和潜在的战略投资及收购,但目前未有目标。

    若滴滴的融资规模确如外媒所传的达到150亿美元,意味着用来投资共享出行、电动车和无人驾驶技术的资金规模可达45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同等规模的资金也将用于拓展海外市场。看来海外市场也是滴滴未来发展的重点,在资源分配方面与其轴心同等重要。而且滴滴还想继续扩充业务和产品组合。

    显然,“始于北京街头”的滴滴,还想走得更远。

    作者:毛婷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