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沧古茶冲击“A股茶叶第一股”:产能利用率不断下降  存货逐年走高澜沧古茶冲击“A股茶叶第一股”:产能利用率不断下降 存货逐年走高

财联社(成都,记者 苏启桃)讯,“茶为涤烦子,酒是忘忧君。”自古以来,茶与酒就是中国饮食文化中最重要的饮品。然放眼A股市场,以贵州茅台(600519.SH)、五粮液(000858.SZ)为首的酒企已经成长为炙手可热的“大白马”,却找不到一家主营茶业的上市公司。

去年以来,随着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茶股份”)、普洱澜沧古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澜沧古茶”)和八马茶业股份有限公司相继申报IPO,A股茶企空白的历史有望改写。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中国是茶业生产和消费大国,但原来的运营和盈利模式下,茶企运作不规范,不符合上市标准,亦不差钱,不需要上市。但随着消费升级,茶企们对品牌的认知愈加强烈,意识到规范化、专业化、团队化经营的重要性,于是争相奔赴资本市场,欲借资本的力量提高市占率。

6月3日,澜沧古茶即将上会,距离“A股茶叶第一股”仅一步之遥。但奔得最快的不见得资质最佳,财联社记者梳理发现,公司研发能力不及同行,采购数据与供应商数据“打架”,产能利用率下降同时存货还不断增加。

研发能力不及同行

公开资料显示,澜沧古茶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茶叶企业,品牌历史可追溯至1966年设立的澜沧县茶厂,产品以普洱茶为主。虽然公司主营提到“研发”,但其研发实力明显不及同行。

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公司有国内专利24项,但其中仅有1项发明专利,为“一种萎调槽”,其余均为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

值得一提的是,据国家专利检索系统显示,该名为”一种萎调槽”的发明专利,2015年10月16日申请时,申请专利权人为贵州省湄潭县黔茗茶业有限责任公司,发明人为刘滨。就在2019年9月10日专利授权前几日,专利申请权和专利权发生了转移,该专利授权公告中,申请专利权人变成了澜沧古茶。

而对比同行,昆明七彩云南庆沣祥茶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彩云南”)有发明专利7项,湖南梅山黑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山黑茶”)有发明专利4项,中茶股份有发明专利3项。

研发费用来看,公司投入也明显偏少。2017年-2019年、2020年1-6月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仅210.50万元、384.21万元、301.08万元和231.74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0.84%、1.28%、0.79%和1.23%。

(澜沧古茶研发费用,招股书截图)

反观同行,2017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茶股份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重为1.38%、1.26%、1.43%和1.45%。因七彩云南和梅山黑茶已从新三板摘牌,所以只能看到2017年的研发投入情况,2017年2家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65.37万元和146.46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65%、1.61%,均高于同期的澜沧古茶。

澜沧古茶在回复财联社记者时未直接回应发明专利较少的原因,只是称,公司积极把握行业发展机会、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建立并落实研发计划,自成立以来,参与并制定了多项企业标准,开展了包括“001”生茶、熟茶渥堆发酵、陈皮普洱、杯装茶、氨基酸茶皂等在内的多项研发项目。

采购数据与供应商销售数据“打架”

主营产品为普洱茶,澜沧古茶生产所需原材料为毛茶,能源为电力,还委托其他厂商进行陈皮普洱产品的生产加工,所以供应商集中在这三类企业。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2020年1-6月,公司向前五名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分别为6284.42 万元、5077.47万元、5572.26万元和1891.82万元,占同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2.51%、 23.42%、23.66%和18.90%。其中,在2017-2019年,公司第一大供应商均为新三板公司江门丽宫国际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宫食品”,872325.NQ),公司向其采购额分别为2960.83万元、1561.18万元、1617.62万元。

但财联社记者查询丽宫食品的年报发现,2017年,其向第一大客户普洱澜沧古茶人合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普洱人合”)的销售额为2678.86万元;2018年,其向第一大客户普洱人合的销售额为1472.47万元;2019年,其向第一大客户普洱人合的销售额为1358.94万元,向第三大客户广州康瑞澜沧古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康瑞”)的销售额为409.38万元,合计1768.32万元;2020年向第一大客户澜沧古茶销售2944.13万元。而普洱人合和广州康瑞均为澜沧古茶的全资子公司。

很明显,2017-2019年,澜沧古茶披露的采购数据比丽宫食品披露的销售数据多了281.97万元、88.71万元和-150.7万元。

对于二者之间的数据差异,澜沧古茶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公司披露的对丽宫食品的采购金额与丽宫食品的披露数据存在差异具有合理原因且金额较小,主要原因为:一方面丽宫食品 2017 年和 2018 年仅披露了与子公司普洱人合之间的销售金额,但并未合并计算对子公司广州康瑞的销售金额; 另一方面系因跨期产生的统计金额差异。

而丽宫食品董秘蔡小敏则对财联社记者称,可能是因为数据确认时间点和标准有差异造成的。

产销量下滑同时存货不断走高

单纯从业绩来看,澜沧古茶数据比较好看。2017年-2019年、2020年1-6月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50亿元、2.99亿元、3.80亿元、1.88亿元,净利润5932.91万元、7559.45万元、8116.71万元和5906.15万元。

但公司存货亦水涨船高,各期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82亿元、3.83亿元、4.14亿元、4.43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61.97%、66.77%、56.27%、 54.27%,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达到113%、127.94%、108.90%和235.34%。

存货周转率来看,2017年-2019年、2020年1-6月公司存货周转率分别仅0.30次/年、0.32次/年、0.36次/年、0.23次/年。

即便与同行相比,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也最高,2017-2019年,天福(6868.HK)存货账面价值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34.46%、39.57%、43.46%,中茶股份为40.53%、43.91%、59.40%;2017年-2018年,七彩云南为97.97%、122.36%,梅山黑茶为105.01%、82.78%。

(存货账面价值占营收比重对比,招股书截图)

就在公司存货不断增加的同时,澜沧古茶产销量明显下滑。最近几年,公司产能一直未变,为751.90吨,2017年-2019年、2020年1-6月产量分别为679.04吨、645.16吨、656.77吨和211.30吨,销量为611.71吨、527.14吨、537.35吨、210.89吨,产能利用率为90.31%、85.80%、87.35%、56.20%,产销率为90.08%、81.71%、81.82%和99.81%。

(产能利用率及产销量情况,招股书截图)

事实上,从2014年古树茶市场动荡开始,普洱茶就迎来大库存时代。中国茶叶流通协会数据显示,2014年-2020年,普洱茶产量11.4万吨、12.93万吨、13.4万吨、13.6万吨、14万吨、15.5万吨和16.2万吨。而普洱茶市场喝的没有藏的多,2014-2018年,云南普洱茶累计产量65万吨,累计库存35万吨。2019年,普洱茶产量15.5万吨,内销10.55万吨,出口0.28万吨,库存又增加4.67万吨。2014年以来,普洱茶的库存超过了40万吨。业内普遍认为,普洱茶存在茶价高-喝不起-卖不动-库存重的问题。

朱丹蓬指出,行业来看,普洱茶品牌众多,但好产品并不多,好的产品受到经销商、玩家等追捧,进而收藏起来。产销量数据来看,澜沧古茶的茶叶并不那么好卖。虽说在符合标准的贮存条件下普洱茶适宜长期保存,但该公司存货较高会占用公司运营资金,且一旦未来产品价格下降会导致存货跌价损失,于企业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对此,澜沧古茶却回复记者称,随着消费观念的改变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普洱茶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青睐,普洱茶行业产销规模呈现持续增长的态势。公司产能利用率及产销量下降则是受市场环境及公司战略规划布局等因素影响所致。而公司存货余额较高系普洱茶行业属性所决定,公司存货是竞争优势之一。且根据已执行的审计工作,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认为澜沧古茶对账面存货期末价值的确认是可接受的。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