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拥而入私募圈,而今命运各不同:俩律师合伙成立私募,借影视基金投资《北平无战事》一时风光两无,无奈“反躬自省”© Reuters. 蜂拥而入私募圈,而今命运各不同:俩律师合伙成立私募,借影视基金投资《北平无战事》一时风光两无,无奈“反躬自省”

财联社(北京,记者 陈俊岭)讯,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原本就陷入融资寒冬的影视基金更加雪上加霜,甚至一家曾投资过《北平无战事》的影视私募基金也难逃被注销的命运。

5月28日,中基协公布了新一批被注销的私募名单,合肥新鼎明影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因“不能持续符合管理人登记要求”被注销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并将上述情形录入资本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

“今天我们遇到的困难,让我们反观自身,反躬自省,回到内部的梳理,对在前进中积累的问题去做一个彻底的修正。”一年前的5月,新鼎明创始人在9周年司庆日称,却未曾预见今天的窘况。

时值2021年5月底,曾投资过《北平无战事》、《古剑奇谭》等上佳作品的新鼎明,再没有让其重新振作起来的作品,而其官方公众号和官方网站也都停更数月、甚至更久。

俩律师一拍即合,借影视基金进入影视圈

在影视投资圈,总部位于浙江杭州的新鼎明算不上一家头部公司,但却是一家有理想、有野心的公司。在创办新鼎明之前,方军和陈杰两位合伙人都是律师出身。

新鼎明公司董事长方军早年曾在杭州市下城区法院刑庭及经济庭任法官,2000年后转至浦东发展银行杭州分行担任律师,两年后,他成为浙江南方中辰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律师。

方军的合伙人陈杰也是律师出身,他和方军都曾在浙江南方中辰律师事务工作,2006年两人一起加盟杭州凯富律师事务所。2011年,方军和陈杰正式成立了杭州新鼎明影视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从律师行业进入影视投资基金,方军和陈杰深知“合规”的意义。2014年12月,他们就让注册刚满半年的“海宁新鼎明影视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完成了在中基协私募基金的备案。

与杭州新鼎明影视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100%控股的“海宁新鼎明影视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一样,控股70%的合肥新鼎明影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完成了在中基协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备案。

财联社记者查询新鼎明官网,最后一条信息更新于2020年6月,但在过往业绩一栏中,仍保留了大量新鼎明参与制作的影视作品,其中不乏《北平无战事》、《古剑奇谭》、《舌尖上的新年》等上佳作品。

子公司遭注销,多只影视基金清算

如果说这些流光溢彩的作品沉淀了新鼎明的过往辉煌,那么“基金通报”基金清算报告和来自地方证监局的一则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则记录了他们不想面对的现实。

2019年7月31日,中国证监会网站公布的浙江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经查,海宁新鼎明影视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开展私募基金业务中存在“部分投资者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低于100万元,不符合合格投资者标准;夸大推介基金,并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且承诺固定收益”等行为。

浙江证监局认定,当事人方军和陈杰二人在任职期间,未能遵守行政法规、恪守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导致公司在开展私募基金业务过程中存在承诺保本保收益等违规行为。

一方面,影视投资寒冬来袭,影视基金步履蹒跚;一方面,私募基金经营压力之下,基金管理人违规操作遭监管处罚。内外交困之际,新鼎明过去几年成立的影视基金都不得以进入清算程序。

财联社注意到,自2018年年初至2020年6月,仅新鼎明在官方网站“基金通报”一栏中发布的基金清算报告就多达十多份。尽管公告中对基金的盈亏语焉不详,但字里行间传达的意思均指向“不及预期”。

2020年6月19日,新鼎明影视拾肆号私募投资基金公告称“本期基金现处于清算期内,由基金管理人及基金托管人组织成立基金财产清算小组,负责基金的保管、清理、估价、变现和分配等相关事宜”。

天眼查信息显示,已被注销的合肥新鼎明影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就面临限制消费令、法律诉讼、股权冻结、立案信息等12条自身风险。此外,其周边风险和预警提醒的条数分别高达164条和59条。

2020年5月27日,此前已停更数月的新鼎明影视投资公众号更新了一篇文章:《新鼎明9年历程,砥砺前行,历“九”弥新》,文章回顾了两位创始人创业9年来的筚路蓝缕。

“回想2009年开始考察到现在9周年,期间我们秉持理想,为创作者服务,持正念、做正事,是一个不断淬炼自己、不断修正自己并付诸行动,从而得到成长的道路,也就是人生应该走的正路。”文章称。

十年前,两位青年律师凭一腔热血进军影视圈;十年间,参与数十部影视作品,发行十多只影视基金……十年后的今天,旗下影视基金或搁浅、或清算,更有一家影视基金遭注销,无不令人唏嘘。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