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观察】诺唯赞生物给予的投资启示

2/2

2018-2020年间,营收分别为1.7亿元、2.68亿元、15.6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01亿元、0.25亿元、8.21亿元。

对于这样的一家企业,值得投吗?

按照趋势的理解,这家企业肯定取得了某项重大的突破,或者抓住了重要的机遇,那么它至少会沿着向上的方向推进下去。

但实际上呢?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上述数据是诺唯赞的业绩表现,它的业绩在2020年得以爆发的原因在于新冠疫情的爆发,而基于本身业务与新冠病毒体外检测的关联,2020年的业绩爆棚顺理成章。但是它的持续性就是接下来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从诺唯赞其中之一的业务生物试剂的营收变化来看,2019年总计收入2.38亿元,其中用于体外诊断用途的生物试剂收入为0.36亿元,到了2020年这个数据变成了7.16亿元。而其余的科研用生物试剂和高通量测序用生物试剂的增长稍低于2019年的增速水平。

而另一块业务poct诊断试剂亦是如此,2019年,它的收入还只有0.27亿元,但是到了2020年就暴增到了5.61亿元。

先看poct诊断试剂业务,2020年它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新冠抗体检测试剂盒,创收达4.89亿元,但是随着疫苗接种剂量的持续增加,新冠抗体检测试剂盒对于成功产生抗体的疫苗接种者已不具备有效性,因此这块的收入必定受到大幅的影响。

而虽然诺唯赞的新冠核酸检测试剂盒和新冠抗原检测试剂盒依然对疫苗接种者有效,但是它在国外市场的销量并不高,2020年的合计收入只有0.28亿元,远低于同期也在海外销售该品种的热景生物和东方生物。

并且,市场需求的爆发带来了大量的竞争。截至目前,国内已经有28个新冠核酸检测试剂盒、27个新冠抗体检测试剂盒以及3个新冠抗原检测试剂盒获得医疗器械注册证。

那么这一块业务的竞争会多大程度上影响诊断用生物试剂的销量呢?目前,暂时没有很好的直接依据,但多少会有所影响,否则如何理解诺唯赞对2021年中期的预计中,营收将同比变动0.99%至13.61%,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变动-11.7%至10.38%。

也就说,即便诊断用生物试剂由于自身的竞争环境变化尚未如此激烈而依然能够有所增长,但从总体来看,诺唯赞迎来的大概率是规模下降的前景。

并且,由于曾经辉煌过,它的初始市场定价就可能存在极大的回归空间,这是它更大的风险来源。

诺唯赞生物

(诺唯赞生物营收构成 来源:财华社)

诺唯赞是一家制备酶、抗原、抗体等功能性蛋白及高分子有机材料,并将这些材料投入到生物制剂和体外诊断试剂生产的生物科技企业。

而生物制剂其实与体外诊断试剂有所关联,生物制剂作为科研院校、高通量测序服务企业、分子诊断试剂生产企业、制药及cro企业在研发及生产环节中所需的原料和产品使用,所以从产业链来看,体外诊断试剂是生物试剂的下游之一。

那么生产这个生物制剂的难点在哪?

根据诺唯赞的介绍,其通过自研的蛋白质定向改造与进化系统完成了对酶的改造,而每一种改造的酶都有上百种基因工程突变体,该突变体的应用使得酶在催化活性、半衰期、稳定性、耐热性和抗干扰等方面得以提升。

而针对不同的下游应用场景,诺唯赞选择不同的基因工程突变体作为原料开发生物试剂,以其中一类产品pcr为例,它的主要构成是taq dna聚合酶及抗体、高保真dna聚合酶及抗体、dntp和缓冲液,它的用途在于短时间内将目的基因片段扩增放大几百万倍,因此它可以用于研究人员进行基因相关研究,比如目标基因的体外扩增、序列克隆、序列鉴定,也可以用于基因检测试剂、诊断试剂的研发和生产。

总体来说,生物制剂的制备难点在于蛋白质定向改造与进化技术,而在技术上的差异也是2020年诺唯赞在国内生物制剂分子类市场占比仅有4%的原因,虽然诺唯赞是国产品牌中的份额第1的企业。

排在诺唯赞前4名企业的市占率分别是18.5%、11.1%、6.8%、4.7%,实际上4%的这个数据是包含了诊断用生物制剂在2020年爆发式增长的结果,如果剔除了新冠疫情的影响,这个更大的差距如何弥补?

从诺唯赞的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可以看出生物科技企业的关键点,那就是研发开支的结果。因为除了研发开支,主营业成本项中的原材料,销售费用项的人工薪酬和市场宣传费用以及负债表中固定资产的折旧都不是决定下游客户是否选用诺唯赞产品的关键因素。

因此诺唯赞的募资投入中,12亿元的投入中有接近7亿元要投向总部及研发新基地项目。

该项目将加大对生物试剂、poct诊断产品的研发力度,购置研发设备、招聘研发人员,在生物试剂方面进行pcr系列、qpcr系列、分子克隆系列、基因测序系列等现有产品的迭代升级和新产品的研发,在poct诊断产品方面将围绕心脑血管、炎症感染、呼吸道等领域进行新产品研发。

那么关键问题来了,这个研发投入的结果如何提前知晓,或者说不同的研发技术的价值如何评价?

这非常困难,也许只有懂技术的人才能够知晓。

那么这一点,实际上给出了一个指引,即通过市场的底线评价,来判断懂技术的专业人士是否认可某企业的技术价值。

当然,也不一定就是单纯技术的价值,也可以是市场动向上的发展,即便是短期内的。

这一很好的案例就是明德生物2020年2月往后的表现以及热景生物2021年4月往后的表现,这很好的说明了业余投资者是可以借助市场专业的力量来获得投资回报,当然它必须是和基本面相绑定的。

总结

总体来说,诺唯赞这类研发指引型企业,正是由于技术认知的门槛存在,它给予了其更多的溢价,这个溢价就是依托市场专业人士做出判断的支撑基础,未来若存在这样的市场机遇,投资者应该避免用脑思考。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