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资本故事】难而正确!左晖的坚守和信条

2/2

在“520”这个充满温情的日子里,本来还在为字节跳动张一鸣“退休”而感叹,不想后面还有更大的事情:左晖因病意外离世。

据公开报道,2013年,左晖就被查出肺癌,通过医治病情一度好转,无奈常年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和拼命三郎的本性,肺癌恶化。

看到这个消息初觉震惊,有点不敢相信,其后便觉痛心,像是一个熟悉的老朋友,一个生活在身边的人。

左晖一手创办链家、贝壳、自如,将房地产行业打造成一支有执行力、战斗力超强的正规军,各界都对他充满敬仰之情。

任何一个行业,能将企业做到行业魁首的人必有过人之处,虽然也离不开天时地利的宏观经济、政策加持,但以一己之力,撼动老的商业格局,推动整个行业创新发展,那么这注定是一位不平凡的企业家。

此生壮志仍未完成?

5月20日下午,贝壳发布讣告:贝壳创始人、董事长左晖因疾病意外恶化去世。

左晖离世的消息不啻于深圳赛格大厦摇晃,让人心里一惊。从疾病、意外这两个词眼可以看出,左晖早有疾在身,但此番离世也挺意外,估计是病情稳定后有出现反复。

圈外鲜有人知,左晖身染重疾。据公开报道,早在2013年左晖就被查出肺癌,在国内手术,切掉1/3的肺。这是众多癌症中最不好治的一种。

在查出癌症后,左晖对一个身边的朋友说,能再活三年就好,等女儿大一点,不想女儿认为自己是北京最大的中介头子。

难以割舍的不只是亲情,还有事业。当链家做大后,左晖拖着病体,提出要搭建平台。身为中介但不止于中介,左晖想给这个行业以尊严。和左晖一样的还有海底捞,张勇也要给员工生活的尊严。

始终保有初心,左晖做到了。

左晖出生于陕西渭南,白手起家,可谓草莽英雄。他2001年创办链家,2013年查处疾病,但仍拖着病体,他将链家从现下转到线上,以低频打击高频,自己革了自己的命,完成链家、贝壳乃至整个中介行业数字化改造。

正当贝壳上市大放异彩,左晖憧憬再次建功立业的时候,生命嘎然而止,留下链家、贝壳、自如一个个成功的商业神话,以及3800亿元的商业帝国和雄心壮志。

50岁对于企业家来说正当时。一个企业家最大的不幸,是在本该建功立业的时候,身体却不允许了。

生前事,身后名。

左晖的离开,让外界分成立场鲜明的两派。支持者说他纪律严明、执行力强,培养出了覆盖全国的正规军,颠覆了房产中介行业。

反对派说房产中介自己没有产出,依靠信息不对称获取利益,并在人们买涨不买跌的预期下,推波助澜推高了房价。

其实在当今社会,中介已经不需要再赚取信息不对称的钱了。诚然在使用贝壳开放平台的时候,客户无法与业主直接联系,但即使让你去跟业主联系,鉴于中间涉及贷款、过户、违约等多重风险,很多客户私下达成协议,也需要找中介走下贷款、过户流程。

从盈利本质上讲,房产中介最核心的利益诉求是交易,他既不偏袒卖家也不偏袒买家,只为促成交易,只有达成交易才能赚钱。从这一点来看房价的高低其实和房屋中介并没有多大关系。

把房地产中介带上岸,贝壳大一统

重走来时路,左晖的起点很低。

本科毕业后左晖成了一名“北漂”,干过客服、做过销售、卖过保险。

2001年,他创办了链家,开启了创业生涯。从链家这个名字看,左晖就是一个有想法,有情怀的人。

最早链家仅提供二手房中介服务,但发展到今天,链家业务已经从二手房拓展到新房、租房、旅居房产、海外房产等房产交易服务。

链家的成功与左晖的超前眼光和互联网思维有关。2010年他耗资5000万元邀请IBM打造了一套ERP系统,所有工作流程电子化、标准化,链家在中介行业的武装力量大大加强。

官网显示,链家目前已进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成都、青岛、重庆、大连等28个城市和地区,全国直营门店数量超8000家,旗下经纪人近15万人。

在最初做二手房的时候,左晖也在关注租房市场发展,并创办了自如网。

经历长达十年的奔跑,自如在北京、上海、深圳等热点城市已经拓展100万间房源,拥有300万自如客和45万业主。

在链家成功基础上,如果说做自如是水到渠成,那么2018年链家推出吸纳众多房产经纪品牌的互联网开放平台贝壳找房,则是对房地产中介行业的彻底颠覆和革命。

延续左晖做真房源数据库的理想,贝壳推出ACN(Agent Cooperation Network)经纪人合作网络,采用房源共享、佣金分成等策略将不同的房产中介品牌聚集在一起,缓解行业房源、客源等信息不透明等问题,解决行业服务质量和效率低下等痛点。

同行并不领情,并诟病贝壳“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中原集团创始人施永青就曾表示,房地产中介行业必须要保持多元化,避免一家独大,唯有如此,消费者才有保障。

但这并不妨碍贝壳突飞猛进式的发展。站在链家肩膀上,贝壳很快成为行业巨人。截至2020年末,贝壳链接门店数量约为4.7万家,经纪人数量约49.31万人,深度实现互联网对房产中介产业的改造。

腾讯、阿里等巨头没有做成的事,左晖干成了。

马化腾曾说,互联网时代往往认为空中打击,可以打败线下,但链家则证明这种方式并不完全有效。

贝壳正在利用平台优势稳固经纪人资源,并一反行业常规从线下打线上,从低频打高频,试图对互联网端口进行再造。

2020年8月,贝壳找房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截至当地时间5月20日收盘,贝壳市值590亿美元,约合3800亿元人民币。

2020年贝壳存量房交易的GTV为1.94万亿元,同比增长49.5%;新GTV1.38万亿,同比增长85%。

放眼国内,这个交易额体量仅次于阿里巴巴,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的2021财年,阿里巴巴GMV(商品交易总额)达到8.119万亿元。

房企、阿里杀入中介,贝壳未来是“躺平”还是“内卷”?

左晖的永别,对企业家们的影响最大。

腾讯投资第一时间发文悼念左晖,并致以无限的缅怀与敬意。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陈东升、新奥集团创始人王玉锁、建业集团胡葆森等纷纷表示哀悼。

70后企业家左晖离开,80后黄峥从拼多多“退休”,张一鸣从字节跳动“退休”,企业家圈层出现不小的震动。

诚然,左晖的离去不由人,但黄峥和张一鸣的退隐则让人更多联想到“躺平”。

相对于“内卷”的竞争,“躺平”是一个人主动选择放弃拼搏,降低欲望。

显然躺平与奋斗孑然对立。在这个层面上讲,躺平尤其是企业家的躺平将会使社会失去进步的动力,是社会的一大损失。

不仅企业家躺平,企业是否也在追求躺平?

以贝壳为例,房地产行业混战20年,熬到行业魁首,但现今依旧面临房地产行业政策、宏观经济下行等诸多变数。

尤其是来自跨界者的竞争。

新房开发“撞南墙”的大型房企纷纷杀了回马枪,进军二手房领域。“宇宙第一房企”恒大集团于2020年底揭牌房车宝集团,开启以房产、汽车为主营业务的线上线下全渠道综合交易服务平台。

根据恒大披露的数据显示,房车宝集团目前拥有会员2162万人,线下门店30635家,平台年交易规模达1.2万亿元,仅次于贝壳,并一举超过房多多、中原地产等业内老中介。

另外,老对头安居客也屡屡叫板贝壳。2015年58同城收购安居客,本想做大平台,未想链家推出贝壳进展迅速,后来居上。

2021年安居客启动上市,老板姚劲波还在控诉贝壳垄断,虽然左晖已经故去,但这事还没有完。

不管是安居客还是贝壳,背后大股东都有腾讯的影子,现在回忆起马化腾访问链家,和左晖英雄相惜的场景,不禁唏嘘,资本是冷血的,哪管58和贝壳两位创始人的苦大情深和内卷斗争。

随着腾讯抢先投资房地产市场,阿里也加紧攻势。阿里与易居合作越来越紧密,并成立线上房地产营销及交易服务平台天猫好房。

贝壳、安居客、天猫好房、恒大房车宝……房地产战事已经全面铺开,未来不乏更多对手加入,迎接房产中介行业的是内卷还是躺平?

撰稿:李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