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跌跌不休”、盈利创下新低 白云山董事长想借板蓝根“救市”?缺少想象空间或许更可怕© Reuters. 股价“跌跌不休”、盈利创下新低 白云山董事长想借板蓝根“救市”?缺少想象空间或许更可怕

财联社(广州,记者 徐学成)讯,最新消息显示,白云山(600332.SH)董事长李楚源在4月19日的一次活动中“语出惊人”,称“喝了白云山的板蓝根,口罩就不用戴”。该言论随后引起广泛争论,并遭到“官媒”批评。值得注意的是,白云山2020年度净利润创下3年来的新低,公司股价亦较近期高点下滑逾20%。与此同时,白云山核心产品的竞争力亦在持续下滑。对于白云山来说,与炒作热点、制造话题相比,如何找到应对之策或许才是此刻最需引起重视的议题。

盈利创3年来新低

针对上述言论,财联社记者于4月24日晚间联系了广药集团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复。

“太过了,”广州某医药公司高层对上述言论发出这样的感慨。而针对白云山去年业绩出乎意料的下滑,该人士则透露,“他们在抗疫期间没有我们拼,疫情高峰期他们放假,直到后期才开工,而我们加起来比他们多干了20多天。”

白云山于3月18日晚间披露的2020年度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去年分别实现营收营业收入人民币616.74亿元,同比下降5.05%;实现归母净利润29.15亿元,同比下降 8.58%。从近年的数据来看,白云山的归母净利润在2018年达到逾34亿元的峰值,此后则一路下滑,2020年则是近3个年度中盈利成绩最差的一年。

从主营业务分别来看,去年白云山大南药、大健康两大板块的营收分别下滑12.45%、25.00%,其中大南药业务的毛利率还减少了1.22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去年“其他”业务收入达到了2.15亿元,同比增长29.77%。据公司在年报中透露的信息,该项业务主要包括白云山壹护公司、白云山健护公司拓展口罩、防护服等防护用品业务。

不难看出,在传统核心业务营收下滑的情况下,抗疫相关业务的增长,对平衡白云山整体业绩表现起到了一定的“对冲”作用。换句话说,如果不是抗疫业务带来的增量,白云山去年业绩的下滑幅度恐怕更加出乎意料。

相比之下,在申万中药二级分类的11家公司中,2020年度仅有3家未能实现盈利增长,白云山即是其中之一。

市场竞争力堪忧

同样的,申万中药二级分类中,11家上市公司目前的PE(TTM)中位值是25倍,但市场给予白云山的估值仅为15倍。白云山股价曾于去年10月19日创下34.98元的阶段性最高价,但截至23日(收盘价27.69元),其阶段性跌幅已超过20%。

虽然无法断定李楚源的言论是否有“救市”的意图,但从提振市场表现的角度来看,板蓝根确实是一剂“对症之药”。去年10月16日,钟南山关于“白云山复方板蓝根颗粒对新冠病毒有效”的言论曾一度引发板蓝根抢购热潮。当日,白云山以涨停收盘,并在下一个交易日(10月19日)创下上述阶段性最高价。

但对于揽下众多“百年老店”、在大南药行业亦处龙头位置的“国字号”白云山来说,其后续的股价走势则显得有些“步履蹒跚”,其未来增长空间亦引起市场担忧。

作为白云山众多产品中关注度最高的王老吉,其去年的市场表现是无法被忽视的。白云山在年报中有过这样的一段阐述,“王老吉凉茶及相关产品的市场需求受压,其2020年春节档期市场受到严重影响,使得大健康板块全年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

但据记者的了解,王老吉凉茶的核心原料中,菊花、夏枯草、布渣叶等的价格近1年来不断上涨,导致该产品的成本压力不断加剧。在营收规模下降的同时,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涨或许也是削弱其盈利能力的关键因素。

更需引起注意的是,在过往的几年中,白云山旗下的枸橼酸西地那非仿制药“金戈”一直在其产品序列中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是其大南药板块中营收排名第二的药品,且自上市以来一直保持着相当高的毛利率水平。但在2020年8月第三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中,白云山未能中标,导致其丧失了广东大部分药店零售渠道。与此同时,该次集采直接拉低了“金戈”的价格,在众多厂商纷纷入局申请枸橼酸西地那非仿制权的格局下,白云山该类产品的竞争力和盈利水平亦有可能继续下降。

正如前述医药公司高层所言,除借热点制造话题外,白云山的业务似乎“没东西可讲”。但借板蓝根“炒作”,恐怕也并非是“治本”的良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