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趣点】张大奕的如涵退市,罗永浩要将主播“坐穿”,网红大戏刚刚开始?

2/4

网红张大奕一战成名。

在天猫总裁蒋凡夫人的控诉下,张大奕声名远播,被圈内外的人广泛知晓。原以为这只是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但没有想到牵涉面极大、打击力度极广,不仅蒋凡失意,就连张大奕背后的如涵控股也遭受牵连,在短短上市两年后就私有化退市。

网红的资本股市还能讲吗?

私有化退市

如涵以不到3亿美元的市值被创始人组成的财团私有化,网红第一股落下帷幕。

4月22日,如涵控股对外公告称,公司已完成私有化交易,即日起从纳斯达克退市。

根据2021年2月3日宣布的协议和合并方案,如涵控股与RUNION Mergersub Limited完成合并,成为RUNION Holding Limited(“母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如涵私有化价格为每股3.5美元,对应的股权价值约2.964亿美元,较上市时12.5美元的发行价缩水约72%。

距离上市仅有两年,如涵控股的上市高光犹在昨日,为何私有化退市?

如涵电商是一家网红孵化器平台,主要从事经营网络红人的社交电商网店,是唯一获得阿里巴巴融资的MCN机构。

据企查查显示,如涵控股在2014年底获得赛富投资基金A轮融资,并曾于2016年在新三板借壳上市,之后于2016年获得阿里巴巴等投资机构4.3亿元投资。

在新三板上市不到两年,如涵控股于2018年初退市,又火速于2019年4月在美股IPO,微博参与认购。

这一切或源于搭上阿里巴巴的大船和获得了更多优质股东资源后,如涵已经不满足于在新三板上市,去美股的大洋大海里锻炼才是做强做大、走向国际的开端。

去美股上市前,如涵控股在众多MCN机构中已经实力不俗。招股书显示,2017-2019财年,如涵GMV分别约为12亿元、20亿元、22亿元。

根据Frost&Sullivan报告,按2018年收入衡量,如涵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KOL(关键意见领袖)推动者。

如涵旗下签约了张大奕、大金、莉贝琳等超百名网红,运营91家自有店铺,粉丝约有1.484亿。

成败张大奕?

如涵控股成功张大奕功不可没。

在如涵控股众多KOL中,张大奕是挑大梁的,是股东也是半个老板。

在一百多名网红中,张大奕承包了绝大部分GMV。据招股书显示,2017-2019财年,张大奕店铺GMV为如涵控股分别贡献了50.8%、52.4%、53.5%。

网上流传张大奕和如涵控股的结缘是源于淘宝女装网店“莉贝琳”。

2011年如涵控股的创始人冯敏和妻子创办“莉贝琳”,并邀请当时还是“瑞丽girl”的张大奕作为专属模特加盟。

在成为如涵控股顶梁柱后,张大奕也表现出极佳的商业头脑。2014年她和冯敏合作成立“吾欢喜的衣橱”淘宝店,仅用时一年就跻身淘宝女装TOP商家。

2016年双11,“吾欢喜的衣橱”店铺营业收入超过2亿元,成为淘宝第一家销量破亿的女装类店铺。

由此张大奕也有了“淘宝带货第一人”的称谓,与阿里的互动多了起来,还曾被选为”淘宝素颜大赛”第一名,并被聘用为“三八形象大使”。

更为直接的是,2016年11月,如涵控股发行股票募集大约4.3亿元,阿里投资3亿元入股,成为其唯一入股的MCN机构。

傍上阿里,如涵转投美股,此时张大奕的身份也变了。2019年4月3日,如涵控股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张大奕通过喜马拉雅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3.5%,拥有2.7%的投票权。

上市一年后,张大奕网红生涯迎来致命打击。

2020年4月张大奕因被天猫淘宝总裁蒋凡妻子董花花微博喊话,而背负上“小三”之名引发全网轰动。

此后,蒋凡被取消淘宝合伙人身份、处分降级,甚至还被中止认定为杭州高层次人才。

名誉受损,店铺收入也直线下降,张大奕背后的如涵市值也遭到重创。Wind数据显示,自2021年4月以来,如涵股价大幅下滑,从3月份的每股6美元左右,跌至4月的3美元左右。

并在此后的一年,公司股价再无回天之力,甚至创下2.26美元一股的低点记录。

股价的失守究竟是因为绯闻还是源于业绩?

如涵控股尚未盈利,净利润亏损规模不大,2019年3月31日止财年约亏损0.73亿元,2020年3月31日止财年约亏损0.92亿元。

这两年公司的营收增速也有所下滑,2018年3月31日截至年度为63.97%,到2019年3月31日截至年度降至15.39%,2020年3月31日截至年度略微升高至18.51%。

网红的资本故事还要讲下去

如涵控股退市,张大奕在网上兜售二手包。

虽然两者并无直接联系,但却被网友放大说张大奕身价缩水、不如从前。

确实,如涵控股此次私有化买方团并没有张大奕的影子。私有化如涵的买方团是由如涵的三位创始人冯敏、孙磊和沈超及其各自的关联公司成立的,同为联合创始人的张大奕并未现身其中。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3日,张大奕通过China Himalaya Investment Litmited持有如涵约13%股权。

若按照最后如涵的股权价值看,张大奕退市时身家为38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5亿元,依然家赀巨富。

终点即起点,不管怎样,私有化让如涵控股结束了美股不景气的历史,同时也意味着一段新的发展史的开始。

网红的生意还是要做,电商直播的广阔空间依然是海阔凭鱼跳、天高任鸟飞。

据尼尔森《中国直播电商趋势解读报告》此前预计,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规模有望达到9610亿元,直播电商市场潜力巨大。

在数字化经济时代,直播电商俨然又有升级趋势,变成直播经济,成为数字化经济时代重要的一支力量。

但同时这个市场也充满激烈的竞争和对抗。2019年及2020年直播电商市场的爆发让MCN机构为大众熟知,据艾媒数据预测,2020年中国MCN机构数量约28000家。

互联网平台就那么几个,而MCN机构却多如牛毛,行业注定将迎来一个大鱼吃小鱼的兼并过程。

如涵退,罗永浩进。2020年在抖音开启直播达人模式的罗永浩爱上了直播带货,并有意在2021年推出直播、供应链、代运营和培训四大业务。

据企查查消息,罗永浩决定即使在债务还完之后还会继续做直播带货,还有可能会开培训学校,培养更多年轻主播。

在数字经济时代,网络主播依然有广阔的空间,罗永浩也从零开始,涉足如涵控股所在的这个行业。

来了新人罗永浩,也并不代表老人如涵控股就此打了退堂鼓。私有化不是终结,只是一个新时期的开始。

在业界已经有所积累的如涵控股未来大概率还将重新包装,重新上市,会是回归香港股市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撰稿:李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