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能城发高管因劳动争议收“限消令” 此前曾陷人员调整风波© Reuters. 宝能城发高管因劳动争议收“限消令” 此前曾陷人员调整风波

财联社(深圳,记者 杨依依)讯,因一宗标的金额并不高的劳动、人事争议案,宝能城市发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宝能城发”)高管被限制高消费。

近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发布一则《限制消费令》,显示限消令对象为宝宝能城发,关联对象为邹明武,申请人为曹鹏。据天眼查信息,邹明武为宝能城发董事长、总经理。

“限消令”的发出,被指或与宝能城发所面临的一些待解决的问题有关,也引发了外界对于宝能系业务板块调整的关注。

“人员调整”风波未平

据限制消费令内容,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于2021年2月2日立案执行了申请人曹鹏所申请的,执行宝能城发劳动争议、人事争议一案,执行标的为4087元。

因宝能城发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对宝能城发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宝能城发及法定代表人邹明武不得实施,诸如乘坐飞机、旅游等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宝能城发为目前宝能系最大的两个地产平台之一,隶属姚振华管理的宝能投资旗下,另一地产平台为姚振华的胞弟姚建辉掌控的宝能控股。

宝能城发所实行的产城融合拿地模式,曾被姚振华给予厚望。而该模式也为宝能带来了不少优质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3月,宝能城发已进入广州、天津、 杭州、绍兴、郑州、南京、太原、贵阳等21个城市。

不过,业内认为该模式虽然能带来较多项目资源,但也有一定不足:这些城市的储备项目多为产业勾地,开发周期较住宅要长。

今年2月,市场传出宝能部分业务出现欠缴社保公积金和裁员的消息,涉及地产、汽车、零售等板块。宝能方面曾对媒体回应称,是小部分人员优化和调整。随后财联社记者从多名宝能员工处了解到,“优化”范围与市场传闻情况基本一致。

接近宝能城发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今年3月,有部分宝能城发员工陆续收到补缴的社保公积金,但裁员的动作目前还在持续。

“城发去年销售额过了百亿,但实际利润不高,内部传出一个说法是去年新招了不少人,人力成本较高。再加上宝能生鲜那边业绩不太理想,给公司造成不小压力。”一名宝能城发的员工透露。

另一名宝能集团的员工也向记者表示:“宝能生鲜在春节前关闭了部分店面,确实在一些方面做得不够好。”

“分家”后走向何方

前述限消令,再次引发了外界对宝能城发以及宝能系部分业务板块调整最新状况的关注。

此前有媒体报道,宝能控股集团2020年最后一次晨会上,姚建辉宣布要把宝能传统的地产开发业务带走,并将宝能控股更名为“莱华控股”。

据天眼查信息,姚建辉持股99.5%的深圳莱华实业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莱华商置有限公司”,于2020年10月更名为“莱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莱华控股工商信息显示,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为夏凌捷。公开信息显示,夏凌捷多年前为姚建辉的秘书,目前还是宝能控股旗下香港上市公司宝新置地的执行董事。

早期“二姚”的分工相对明确,姚振华负责前海人寿、钜盛华等金融业务,这些是宝能系的核心,规模不大的地产业务则一直在由“小姚”——姚建辉负责。令宝能房地产业务在深圳业内一举成名的豪宅项目“宝能太古城”,便出自姚建辉之手;另一处位于深圳南山大学城片区、由奶牛场变更为商品房开发用地而来的豪宅项目“宝能城”,也在宝能控股版图下。

相对于宝能系其它业务,宝能城发则起步较晚,成立于2016年,是姚振华为通过产业拿地成立的一个地产平台。宝能城发曾因挖来明星经理人余英担任集团总裁而名噪一时,但随着余英、李万乐等职业经理人的先后离职,该公司逐渐又回到姚振华“老将”们执掌的局面。

记者了解到,2018年宝能内部的房地产销售目标是400亿元,2019年李万乐加盟宝能城发时,当年的销售目标增至千亿元。2020年,宝能城发对外宣布的销售额破百亿;其实际销售额约105亿元。

而姚建辉的“出走”,带走了宝能系内一部分优质的地产资产。据了解,宝能位于深圳的储备项目,例如笋岗工艺城、香蜜湖度假村项目,均归属于宝能控股。

“分家”后,以房地产为主要业务的宝能城发将走向何方,仍有待时间检验。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