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行绿色信贷余额合计超6万亿元 化石能源移出绿债支持目录无碍绿债创新脚步© Reuters. 六大行绿色信贷余额合计超6万亿元 化石能源移出绿债支持目录无碍绿债创新脚步

财联社(北京,记者 高萍)讯,在政策大力支持下,我国绿色金融发展迅速,银行已成为推动绿色金融发展的主力军。根据多家银行披露的2020年年报及社会责任报告显示,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是银行绿色金融业务最重要的两项产品。

据财联社记者统计,截至2020年末,六家大型银行的绿色信贷余额已超过6万亿元。

为推动绿色债券发展,昨日,央行正式发布《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1年版)》,随着将化石能源移出绿色债券支持范围,及境内绿色债券的认证标准确立,绿色债券与国际标准的接轨更近一步。

工行、建行、农行进入绿色贷款万亿元“俱乐部”

整体来看,银行绿色贷款余额普遍实现快速增长。据财联社记者统计,截至2020年末,工、农、中、建、交、邮储六大行的绿色信贷余额已超过6万亿元。其中,工行、建行、农行的绿色贷款余额均超过万亿元。工行的绿色贷款余额最高,其投向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生态环境等绿色产业的贷款余额达1.85万亿元。

目前披露2020年年报的8家A股股份制银行中,有两家银行绿色贷款余额超过两千亿元。浦发银行绿色贷款余额最高,为2628亿元,较上年末增长了368亿元。招行绿色贷款余额紧随其后,2020年末突破2000亿元,光大银行绿色贷款余额超过1000亿元。

从绿贷的增速看,浙商银行绿色贷款余额785.26 亿元,较年初增长246.48亿元,增幅达到45.75%;工行、邮储银行绿色贷款增幅均超过30%;农行、中行、平安银行绿色贷款增幅均超过20%。

就具体的资金投向来看,各行不尽相同,但相差不大。2020年,民生银行绿色贷款主要投向四大类:基础设施绿色升级(占比55.26%)、 节能环保产业(占比16.31%)、清洁能源产业(占比14.40%)和生态环境产业(占比8.70%);招商银行绿色贷款主要投向节能环保综合利用、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等领域。农行重点支持六大类绿色产业: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生态环境、绿色服务、基础设施绿色升级。

加大绿色信贷投放的同时,银行绿色信贷结构亦逐步优化。煤炭、煤电等高碳行业授信余额以及占比持续下降。

此外,各家银行不断出新绿色金融产品。兴业银行推出“环保贷”、“节水贷”、“绿创贷”等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还发布了首款 ESG 理财产品。

化石能源退出绿色债券支持目录

作为重要的绿色金融产品,中国绿色债券市场虽起步相对较晚,但发展迅速。截至2020年末,我国绿色债券存量8132亿元,居世界第二。

随着“碳中和”、“碳达峰”目标的推进,绿色债券的相关规则也在进一步的完善之中。昨日,央行正式发布了新的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首次统一了绿色债券相关管理部门对绿色项目的界定标准,明确煤炭等化石能源清洁利用等高碳排放项目将不再纳入绿债支持范围。在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副院长施懿宸看来,这表明了我国绿色金融未来支持低碳发展的决心和与国际认知的一致性。

另外,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首次统一绿色债券相关管理部门对绿色项目的界定标准。东海证券研报认为,这有效降低了绿色债券发行、交易和管理成本,提升绿色债券市场的定价效率,为我国绿色债券发展提供稳定框架和灵活空间。

据统计,截至2020年末,中行承销境内绿色债券发行规模145.87 亿元,在商业银行中排名第一;而兴业银行占据了绿色债券累计发行规模的榜首,为1300亿元。

在规模逐步扩大的同时,各行绿色债券的创新也花样繁多,不断刷新“首创”产品。

中行去年发行了30亿元人民币和5亿美元双币种蓝色债券,为亚太地区首只蓝色债券,也是全球首只商业机构蓝色债券。

兴业银行去年承销了市场首单“绿色防疫债”,在香港发行境外蓝色债并在境内承销了首单企业蓝色债。

建行承销了首单银行间市场绿色建筑熊猫债及全球首笔商业机构蓝色债券;此外,还承销了首笔澳门地区绿色莲花债券、首笔“美丽城镇”绿色债券。

今年以来绿色债券品种继续不断出新。2021年,在“碳达峰和碳中和”的长期目标下,交易商协会首创绿债子品种,推出碳中和债券,此类债券募集资金用途更为聚焦,与国际标准也更为接轨。工行、中行、建行、兴业、农行、中信6家银行主承销了首批64亿元碳中和债。

“碳达峰、碳中和等相关政策的持续推进,将为银行拓展绿色金融业务提供新的机遇。”一位银行业内人士表示,“在绿色金融领域,银行要抓住实体经济转型带来的巨大绿色低碳投融资机遇,大力发展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等绿色金融业务,加快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碳金融等产品创新。”

在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看来,银行作为资金和信息桥梁,除了参与发行碳中和债券以外,还可以稳步加大绿色产业和项目的信贷支持。一方面,根据银行各自优势,挖掘细分领域机会;另一方面,在深入调研基础上,加大中小微绿色企业信贷支持。“对银行来说,需要提升绿色项目的识别能力,深入研究绿色产业发展,完善银行内部考核激励机制。”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