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大唐西市遇上“长安西市”:穿越一千五百年的繁华

2/6

《长安志》载,盛唐长安城内东西两市,东市“内货财二百二十行, 四面立邸,四方珍奇, 皆所积集”;西市则位居平民聚居之地,西域胡商百姓云集,李白诗《前有一樽酒行二首》云,“看朱成碧颜始红,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西市是为古丝绸之路长安城起点。

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卢照邻《长安古意》

如此长安,一日是绝不能看尽的。

盛唐气象,莫不使人心向往之。时至今日,“唐长安城”仍为西安取之不竭的文旅IP。

如今,在长安西市遗址上,极度复原盛唐西市气象的大唐西市文商旅园区业已建成。园区占地约500亩,总建筑面积135万平方米,总投资100多亿元人民币,是中国唯一在隋唐西市原址上再建的国际商旅文化产业项目。园内有大唐西市博物馆、国际古玩城、丝绸之路风情街等八大业态。

园区由大唐西市集团开发运营。集团旗下有中央文化商务区发展集团、地产开发管理集团、大唐西市丝路投资控股集团(00620-HK,以下简称为“大唐西市”)等公司。原本的港股上市公司大唐西市从事业务与“长安西市”的文旅IP无多大关联,但近年随着集团内部的资产转让,大唐西市已贯上“长安西市”的IP,穿越一千五百余年的历史,重新再上路。

1、当大唐西市遇上“长安西市”

大唐西市项目背后的操盘者吕建中本来是西安城内的成功房地产开发商。2005年,西安市政府提出“皇城复兴计划”,决定开发大唐长安西市遗址。嗅觉敏锐的吕建中接下了活。

在开发遗址的过程中,吕建中的施工开发团队竟然在遗址下发现了隋唐时期的道路、过水涵洞、石桥、房屋基础、水井遗址以及各种从前百姓的生活用品、建筑材料、钱币等文物。西市遗址随即获国家文物局颁发“隋唐丝绸之路起点的重要标志”,并被纳入丝绸之路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因此,吕建中原本的开发计划亦被彻底打乱。一般来说,开放商可以在遗址内找一块地修一个纪念馆,拿到钱后其他的事就交给政府处理。但吕建中选择将西市遗址原地保护起来,原样保存、原物展示,投入大量资金,建设文旅项目。

与房地产开发相比,这种投入的回报周期要长得多。

2010年,大唐西市文化产业核心组成部分大唐西市博物馆开馆,馆内即是长安城原西市东北“十字街”遗址,馆藏文物2万余件,其中包括西市遗址出土的文物(经政府授意馆藏)及吕建中自己投入6亿元征集,上起商周、下至明清的文物。整个博物馆耗资共10亿元。

吕建中说,大唐西市项目要“以商养文、以文促商”。整个大唐西市项目投资金额达80亿元,至今仍为陕西省最具标志性文化产业项目之一。

围绕大唐西市文旅项目的开发,吕建中搭建的大唐西市集团上业务也广泛涉及文化展览、旅游商业区、艺术品拍卖、银行金融等多个领域。

2015年8月,大唐西市集团借壳太元集团在香港上市,公司更名为“大唐西市丝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吕建中出任公司执行董事及公司主席。

但按照吕建中最初的设想,在港上市的大唐西市只负责经营轻资产的艺术品拍卖和移动财经业务。这两项业务均与“长安西市”的文旅IP无多大关联。

2019年6月,大唐西市宣布以人民币一亿元收购大唐西市集团旗下大唐西市实业公司,获得其丝绸路国际总商会西部总部大楼、艺术品中央商务区及丝绸路风情街欧洲段(建筑面积约3万平方米)三项资产,大唐西市业务才与“长安西市”的IP真正关联。

但到了2020年,大唐西市遇上新冠疫情,主要业务仍为艺术拍卖和商品及酒类销售的公司当年业绩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其中,大唐西市酒类销售及贸易业务录得收入由2019年的1.8亿元下滑至1.08亿元,主要是由于原定葡萄酒销售计划有所推迟。

同期,公司拍卖业务逆势取得增长,收入由2019年的5520万港元增至7550万港元。公司2019年收购的西安实业旗下三项资产则贡献物业销售收益1000万港元。

总体而言,大唐西市2020年总收入为1.93亿港元,同比下降18%。但由于同年内公司的已售存货成本及营运开支、拍卖相关服务成本取得较大幅度下滑,大唐西市2020年经营仍取得溢利1336万港元,同比扭亏为盈。

进入2021年后,大唐西市再度求变——这次变更的主题依然是“长安西市”的大IP:

4月7日,大唐西市宣布与潜在买方就公司位于西安市莲湖区大唐西市两幢办公大楼及商业区若干部分出售展开磋商,潜在买家为一家中国国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分行及一家国有金融机构。公司此举意在通过出售物业回款相当体量的资金,补充经营现金流。物业在2019年6月从大股东的集团买进来,短期持有已经达到客观的利润,充分显示大股东要扩展公司的决心。

两日之后的4月9日,大唐西市宣布从大唐西市置业公司手上购得旗下集团的所有股权(通过现金及每股5.5港元价格配股方式向大股东配股以作收购代价)。集团拥有西安市莲湖区劳动南路大唐西市丝路风情街 (十格)零售及商业综合体(总楼面面积为约260,000平方米)的控股权益,预期将在今年十月之前完工。

继2019年之后,大唐西市再将大唐西市文旅项目资产揽入怀中。大唐西市与“长安大唐”的文旅IP再一次完成牵手。

实际上,2019年暑期网剧《长安十二时辰》热播,雷佳音穿行的复原版繁华长安西市为当前的长安西市遗址做了一个很好的宣传和历史现实联动。商旅络绎不绝的唐长安西市足够吊起观众对古唐诗中大唐盛景的兴趣。

顶着“长安IP”的长安西市遗址早已成为西安的著名网红打卡地,每日游人如织、往来不息。

吕建中曾表示,要把大唐西市打造成一个精品和经典,做成“来西安的人一定要来西市,不到西市就等于没来西安。”

现在的大唐西市项目,离吕建中定下的目标愈来愈近。

另一方面,得益于西安市文旅局的积极宣传,西安凭借古长安IP屡次入列每个节假日的十大人气城市之列。根据携程数据,截至4月14日,今年五一期间机票、酒店、门票预定量同比2019年分别增长23%、43%、114%。西安则霸榜全国十大人气目的城市。

大唐西市作为长安IP的重要组成部分,客流量能得到充分保障。今年十月份开业后,大唐西市丝路风情街预期将能为大唐西市贡献非常可观的租金收益。

当大唐西市遇上“长安西市”,1500多年前盛唐西市的繁华将长盛不衰,惠泽作为上市公司的大唐西市。

  • 海南,拍卖故事的新起点

  • 2020年11月23日,海南国际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在海南海口注册成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拍卖业务、文物拍卖、文物销售及艺术品进出口等。

    从股权结构结构来看,海南国际文化品交易中心最大的股东是大唐西市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35%),而大唐西市文化产业又隶属于大唐西市集团。

    海南国际文化品交易中心的业务与大唐西市当前第二大业务构成了一定程度上的重叠。因此, 未来吕建中很有可能会将同一集团旗下的海南国际文化品交易中心业务合并到上市公司大唐西市中。

    追溯过往大唐西市收购大唐西市实业,以及近期公司收购大唐西市置业旗下机构集团,吕建中将集团优质资产通过集团内部资产出售转移给上市公司的做法,并非鲜见。

    而在海南,文物拍卖的市场无疑更为广阔。

    今年4月8日,国家发改委及商务部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放宽市场准入若干特别措施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五大领域22条具体措施,高质量高标准建设自由贸易港。

    《意见》第十条提到,国家将支持建设海南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引入艺术品行业的展览、交易、拍卖等国际规则,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优秀艺术品和符合文物保护相关法律规定的可交易文物提供开放、专业、便捷、高效的国际化交易平台。

    同时,国家还将鼓励国内外知名拍卖机构在交易中心开展业务。推动降低艺术品和可交易文物交易成本,形成国际交易成本比较优势。在通关便利、保税货物监管、仓储物流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

    该措施实施的牵头单位包括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参与单位则包括商务部、人民银行、国务院国资委、海关总署、国家外汇局。

    从规格上看,“海南自贸区版本”的拍卖市场将较大陆的拍卖市场更加规则有序,且在通关、货物监管、仓储监管方面享有更多的政策便利,而且市场是面向“一带一路”沿线所有国家。因此,相比大唐西市主要面向国内的拍卖业务,海南国际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未来所能畅想的交易规模无疑大得多。

    文物古董拍卖一直以来被视为是利润空间比较大的行业之一。拍卖行的收入主要来自向买家及卖家双向收取的佣金费。以行业龙头、港股上市保利文化为例,疫情发生前的2019年,公司促成拍卖交易总额为86亿元,产生拍卖收入9.86亿元,利润3.1亿元。公司拍卖业务的佣金率为11.5%,净利率为31.4%。

    相对其他行业,拍卖行的净利率属较高,而利润增长的关键显然就在促成拍卖成交额上——在有国家政策扶持的海南,海南国际文化品交易中心未来可以达成的交易或要比大唐西市要大得多。

    2020年,大唐西市的拍卖业务收入为7550万港元。如果在海南,海南国际文化品交易中心促成成交金额放量而公司又如大唐西市集团此前操作并入上市公司大唐西市,则大唐西市的拍卖业务极有可能会出现几何级数的增长。

    大唐西市的文旅IP故事,在长安,而拍卖业务的新故事,则在海南。

  • 股价见势而动,仍存增长空间

  • 2020年,大唐西市的股价是持续向下盘整的。因为出于疫情对线下拍卖业务及酒类贸易业务的影响担忧,其股价下行并不意外。

    但从2月底开始,大唐西市的股价出现明显反弹。2月25日,公司股价大涨26%。在横盘一段时间后,最新4月16日,公司股价再大涨12%,报5.81港元。

    如果将股价周期拉长的话,大唐西市最新股价相当于去年2月底水平。当前股价反映市场对公司疫情影响顾虑已消退,但诚如上文所言,在深度绑定了长安西市的文旅IP和潜在的海南国际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优质资产并入利好之下,大唐西市利润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如此,大唐西市新一轮的股价反弹,应远未结束。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大唐西市的得意长安之旅,才刚刚开始。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